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频道 >> 名家专栏

朱安妮:在生态农业平台上人人平等

浏览:719 评论:0

2015-11-27 17:01:55

来源: 来自吾谷网     



在有机农业圈里,有位专家一直宣传一种说法,那就是:有机好吃不减产。这位专家就是北京六合神州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朱安妮。在4月12日举办的全球安全食品联盟成立大会上,朱老师也与大家分享了她的感受。

 

朱安妮:谢谢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我经常跑农村,上网很不方便,到了农村哪怕县城都上不了网。今天参加这个会还是想跟大家交流一些感想,首先要祝贺全球安全食品联盟的成立,叫全球,我觉得有一个很好的希望和期望,可能今天来的外国友人不多,下次咱们把外国友人请过来,让他们看看中国人为了捍卫食品安全做了多大的努力。

我一直在关注新农人,但是我总觉得新农人的定义,包括它的责任、态度、状态是不是有更丰富的内容,当然可能不能一下子完全把它说得那么完善,这是对新农人的感觉。不管是新农人还是其他的联合,最起码联合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强项,当大家联合起来的时候,最大的强项就是互补,我们区域一完善,不可能谁都是全才,就是一个联盟、一个机构也不可能完善。特别是我刚才听了张小宁老师介绍案例的时候觉得很有启发,不管发生什么事件,都会有不同的方法和思维方式去处理,很受启发,很感谢。

 

我对新农人的看法,今天提到一个词,叫抱团取暖,但是很多的组织,除了咱们这个组织我加入了很多联合会的组织,我经常会提到一句话,可以抱团取暖,可以抱团取暖,因为我们还很弱,但是不能抱团护短,在我们内部可以提意见,当然要注意一些影响,但是一定不要赞美之词过多、提意见过少,这样不利于我们前进。对新农人也是一样,更要注意到和关注到这点。还有我特别反对绑架道德,比如说一句话“良心出良品”,我们知道产品做出来,很多慈善家是种不出东西的,出不了良品。还有很多很善良的人想去种好东西,没种出来,你回过头来说他没有良心吗?还有很多农民,说实话有些人知道“两轨制”,我们夸大了“两轨制”,我知道更多的小孩,当他们的父母去打工之后,爷爷奶奶在种地的时候,不满3岁的孩子就他们在一起在大棚里受毒药的毒害,这是更多的农民他们不知道自然该怎么办?我们能说他们是没良心吗?所以我听了这种话很生气,不要轻易的绑架道德,好象我们懂点知识就轻易的说农民没良心。当然,做人必须要有良心,这不是生产产品的唯一标准,也不是最重要的标准。我很喜欢提意见,有不同意见我非常希望大家交流和提出来。

 

还有不要轻视农业技术。有些我们从国外学来的包括自然农法,好不好?很好,有很好的理念,同时他们有很高的悟性,做自然农法真正的高手知道物与物之间、丛与丛之间、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关联性,这是很高的悟性和很高的学识才能做到。不是被人歪曲到在一块荒芜的地上找出那个瓜就叫自然农法。农民说这是不会种地,糟蹋我们的土地。所以我认为很多东西咱们要正向的去学,既然要爱护土地,一定要把土地能够生产出来的好产品多生产出一些,不要拒绝产量,不要拒绝好产品的产量,当然要有好技术,不要拒绝学习技术。

 

 还有我昨天也提到一点,我不太赞成用旧农人,可能技术有新旧,作为一个人来讲,我们还有一个老的东西是很好的,比如说古董绝对不能说旧的东西就扔了,这是个老东西,老到哪一年到哪一年,老东西有历史文化承载的价值,所以对老农民真的要尊重。如果我们新农人联合会能够把你自己当地的老农民的生产技术、经验、诀窍一点点挖掘出来,汇集成册,那是对中国农业发展史非常重要和极其有意义的工作,所以咱们在这方面要多做点工作,年轻人多费点劲。

 

刚才有人提到尊重自然,对,我们尊重自然,尊重生产者,还尊重消费者,尊重老农民。还有一句话,消费者是上帝,在有机农业,在生态农业这个平台上人人平等,不存在消费者是上帝。消费者是上帝这个词是怎么来的?是极端商业化的结果,我把你当上帝是为了把你口袋里的前很顺利的交流过来,为什么他不是上帝?生产安全食品的那些人同样是上帝,是平等的。我们在一些市集上拿到一些东西看着不顺眼,他不知道这个人没有经验,种得不漂亮,老是指责你这个人怎么样,有些人就低三下四的解释。我说一定要理直气壮的解释,我们没有做错事,只是没有做到更好,有上升的空间。我们作出了努力,这个产品大家都要尊重它,尊重那些劳动者为争取食品安全所付出的劳动,所以我认为是公平的,在我们这个团队上一定是人人平等。


国际上有联盟的四项基本原则就是公平、关爱,讲人和人、人和自然的关系都要公平、关爱。再举个小例子,比如说有个农场派过去很多实习生,农场对实习生和其他的农民工非常苛刻,非常的不尊重,甚至骂人很难听,我就说你真的不配做有机,你连人都不尊重,怎么去尊重自然?所以我再强调一下,咱们新农人是什么状态?一定是学习和实践紧密结合的状态,有人没有实践,理论学习不够,有人很有理论,但是实践不够,在这里我们大家要自我完善,相互学习,相互完善。为什么我不放弃任何和大家见面聚会的机会,我66岁,还要这么好的机会不放弃的向大家学习,昨天我听了很多东西有收获,赶快记下来,不放弃向任何人学习的机会。


我是做技术的,简单说一下为什么要强调生物技术,也是生物工程中的一种,它不是转基因,而是自然界里有的微生物菌,把它聚集起来,因为空气中78.16%的氮气不能够为动物和植物轻易的利用,它被微生物利用了,植物利用了,植物里合成蛋白质被人和动物利用了,人从动物、植物里吸取蛋白质,它的原体就是空气中的氮,78.16%。但是我们可以利用微生物固定空气中氮的自然机理,把它扩展成一种产品,它比化肥好。所以我们是在自然界的状态下,根据它的机理和原理来变成一种工业化的副产。为什么有机可以做到不减产呢?我们知道用粪肥的时候营养已经很多了,但是为什么没有达到产量?原因是植物生长过程中有几个关节点是高需氮期,你把高需氮期的速造氮供应给它,比如说尿素就是速造氮他就生产了。但是我们做有机的不用尿素,就用生物的速造氮就能解决,所以有一个公式就是长效性+速效性=产量。当然这个产量仅仅是讲肥料的投入比,没有讲防病控病,那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还可以再讲。所以使用方法多了还可以增加产量。

 

技术在哪个地方?我们过去95年的时候告诉农民喷施多少,花期喷湿增产。农民说你们不懂,棉花花期有多长?让花期前喷还是花期后喷,第二年我们做了一个试验看初花期、盛花期增产多少?盛花期喷湿可以增产3公斤。那一年整个是1万多亩,平均增产14.8%。(见图)这是91-96年,我们84年开始研究,90年代初开始减化肥、减氮肥,这个是减氮肥,一级品率增加,把氮磷钾全部减掉了,结果是这样的。这个是在顺义地区做的,农民把茄子和胡萝卜为什么可以种这么大?因为营养充分了,该给的营养都给了,并不是说又小又老的就是有机,那是误区。国际有机联盟的定义是什么?特别是关于有机的几个方法,不能用化肥、农药、除草剂、转基因和激素,能用什么?怎么用?把产量种好这才是大学水平,我希望我们的种植农民、养殖农民都是大学水平。


这是在山西,我们加入了百万亩的项目,要做一百万亩,七年内完成,我们是最早的发起者、倡导者之一。这个辣椒在甘肃种的时候,当时我们2000年参加国际会议的时候,把产量拿出来的时候人家说我们小数点点错了,没有点错了,咱们是四个月。这个农场找我们算帐,原因是当地人说跟平均产量减掉了一半,这就是你的销售量。结果我们比他平均产量还增产,他卖不掉来找我们,说用了你们的技术之后产量高了,我们卖不掉,你们给想办法。我们看一下番茄,农科院做的,每亩地减掉70公斤的尿素,用了生物肥13公斤,增产了5.2%。这是专家做的,农民也能做出来。我们种的地瓜为什么种得能长这么大?我们是全部免掉化肥,大家不相信有机能种那么大。苦瓜大家可以看一下,产量很高,那时候不叫有机,因为我们是氮磷钾全部免掉。照片里这个农民拿着大苦瓜登在北京晚报上以后,罗马尼亚大使馆请他去种地,种了三年,种的很好。这是我们在参加一个北京的有机活动,认证的活动,外国很多友人来参加,很多人参加的时候不相信这是有机,我们底下放的胡萝卜给他们吃,说这么好吃的一定是有机,有机是能吃出来的,因为他的氨基酸、VC的含量都是最好的。东西好吃是我们祖先帮我们淘汰筛选出来的,适合我们人的口味我们才知道它好吃,可是渐渐用化肥,化肥有氨基酸的合,国际上的论文用化学氮素合成的氨基酸和有机的氮合成的氨基酸路程是不同的,不是一样的,现在很多专家认为没有区别,其实有极大的区别。最后这个外国的朋友说,我真的见识了中国的农产品,因为大部分在园区里都用小小的东西告诉大家小而美就是有机,可能不完全是。基因决定大小,种植条件决定基因表达能不能把大小、好吃给表达出来,这个条件之一是肥料,第二是抗病、除草、外界的水、温度、管理、密度等等都要做到。这个萝卜是出口到韩国的,天冷,完成不了任务,他们决定不了是追化肥还是追生物肥,我说你不要追化肥,追生物肥,最后效果很好。我们在林秋种的党参,用生物的方法,不用化学的方法,产量翻一番,特别是一些中药,是很有意义的。那个大米,不是有机种植,但亩产1.06吨,是杂交水稻,是芦苇和稻花香杂交,杂交的好处第一抗烟碱、抗涝、抗旱,抗病不抗虫,但是产量很高。所以我建议做有机真的选好产品,非常好吃。这个大豆,我们国产的大豆种的是250公斤,这个大豆专家种500公斤,农民按有机方式种400公斤,农民种的不突尖,突尖的特别容易黄曲霉素感染。

 

我简单讲一下如何辨别这个东西是不是用化肥了?这个图片从下到上全部是绿的,它的自然状态是从白到绿。如果你买的东西从底下到上边全是绿的,化肥种的根系就是不如生物肥料、有机肥种的好。怎么辨别?我们叫品尝式工作,不仅要吃,还要看,一定能辨别出来。化肥种的没光泽。当然,如果技术不到位,有机也没有把营养种上,种的也会很弱小、遭虫子、没有光泽。甚至很多人因为不会种遭虫子很厉害,生养不充分,植物自己的抗体都没有。大白菜有机种植的要高出24%,这是43天的时候,43天已经是2公斤了,为什么后来增产24%?刚才我说到一个词,每一个作物都有自己生长的结点,高需氮期的结点大白菜有三个。当你不用化肥的时候,这个白菜也会长,有的人为了不用最后一遍化肥怎么办,他会拿绳子捆上,因为最后一遍化肥尿素没有浇。

 

拌种是绝对好的办法,这个片子我跟踪的,一直拍了一年,分两级45分钟放的。我们拍的是小麦,结果农民说剩下的肥用在玉米上,当时的试验是天津农科院做的,他们做小麦,我们去看小麦收获,收成很好,过程中去监测。没想到他们告诉我们,我们很多技术喷施什么都是跟农民学的,为什么我说我们一定要放下身态跟农民学习,他们在求生存的路上有很多的方法。所以一定要有这个状态,还要会观察。发现长了不同看看怎么回事。

 

大家为什么要学习理论?你们仔细看一下,小麦的胚乳期,包括玉米、水稻为什么坚持半种,半种就能减去三分之一的氮肥。因为在离乳期的时候断氮早,断氮早,断碳难,离乳期不匹配,但是化肥追不上,所以在这个时候同时达到离乳期的时候效果是最好的。一定要学习,这是王忠教授,他不接受外来的社会活动,非常非常严谨做下的学问,他把这些东西研究得非常透。所以我说还是要学习。

 

这是玉米,玉米一定要不突头,不突头才是健康的。

 

这是水稻喷施。这是百分之百减氮,我们做了几年,当时的常规产量是503公斤,但是后来做的,在黑龙江大面积做的,在南京,这个人原来是出版社的编辑,老问我食品安全问题,问我种植技术,我告诉他自己种,他包了20亩,种了三年,种得很好。有机水稻,如果你一开始不会种,第一年是450公斤,常规500公斤。第二年是500公斤,常规610公斤。这是在齐齐哈尔,为什么只有一个470公斤,去年的齐齐哈尔气温不够,大面积减产,有机种植的减产量要小。有大农场为什么连续多少年是有机种植和常规种植是持平的,因为在有自然灾害的时候,有机种植的抗灾害能力强,但是在风调雨顺的时候,虽然土壤维系得很好,但是它超不过这个产量。我们国家人多地少,一年减产政府都受不了,所以我们不能让它减产,减也少减一点。这个是农民种了500亩,去年拿到了平均每亩500公斤,最高的达到630几公斤,增收了。我很高兴的告诉大家,这是目前为止最高的,所以我们卖3.5元一斤是有公斤的。这是扦插的成活率,钎插苹果等其他的中草药。马铃薯,这是在广州,种的时候和收的时候我都去了,最后的结果是高产,而且这个不是叫有机,它只是把氮磷钾全减掉了。


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是刚才那个马铃薯,肥料的使用量常规是841块钱,这个是600多块钱,便宜了100多块钱。谢谢大家。(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上一篇:吴秀波:食之以素,践行“素缘”新主张 下一篇:2015年11.17有机日,有机人大聚会...
共0条条评论     0 / 300
共0条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