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频道 >> 名家专栏

周泽江: 打造中国特色的参与式保障体系

浏览:1059 评论:0

2015-11-27 16:05:11

来源: 吾谷网     

吾谷网讯:一年一度的第六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大会,于12月5日—7日在福建农林大学举行。本届大会以“社会参与”和“农业创新”为主线,系统总结本土性社区互助农业(CSA)和新型社会化农业自2008年至今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行业动态、热点案例与最新趋势进行深度探讨,融合“爱故乡”这一正在全国各地多形式展开的新探索,回应百年乡村建设先驱们对三农问题的探索与努力。在此基础上,此届大会继续关注新时代背景下各种新视野中的新农业。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IFOAM)世界理事、亚洲委员会副主席周泽江在闭幕式上致辞。内容如下:
    我讲一下我的感受,我已经参加了四届了,一届比一届热烈,一届比一届的深度越来越深,做得也越来越好,我也很感动。我们讲到PGS、CSA的时候,离不开有机,现在我们是讲有机这个问题,先讲一下我们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我们从面积上讲是世界第四位,在国内销售额上也是世界第四位,所以我们现在在世界上地位不低,小农户我们没有报出去这个数据,老外以为我们有六千多个有机农场就是六千多个农户,但是实际上我们有二十多万小农户,我们的人均消费实际上只有3欧元不到,是加拿大的二十分之一,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有机消费是很有潜力的。我们已经进入了有机3.0时代,1.0是先驱们把有机推出来的时代,2.0时代是搞发展、搞法规的阶段,而3.0时代是讲资源、讲透明度,几乎所有资源涉及到的种子、农业生产的投入物都是跟农民紧密相连的。
    讲影响力,我们讲得比较大一些,我们说做有机食品就是为了消费者的健康,很在窄,后来我们说健康、生态、公平、友爱,这个就是比较广了,现在我们说有机农业不光对健康,甚至是减缓生态变化,应对气侯极端情况,甚至于在不减产而增产这个方面我们都是有发言权的。还有一点是透明度,这和CSA特别有关联,因为大部分的有机农业都是经过认证的,而事实上现在很多的消费者对于第三方的认证的产品不认可,相反对于PGS的产品投入了更多的信任,就是一个透明性的问题,而有机3.0时代就是要透明度,你的生产要透明,你的销售要透明,你的价格要透明,而PGS正是符合透明度的要求。
讲到小农户,小农户在有机农业的作用不可替代,美国和加拿大一个农户一万公顷土地是很普遍的,那是属于现代化的食用农业,跟我们不适应,尽管我们国家提供家庭农场,但是我们也就是几百亩的家庭农场,所以国情不同,小农户很重要,但是让他们去搞第三方认证有很多难处,他们没有经费,要有那么多的认证费用,这对小农户来说几乎不可能。所以这些东西他们几乎不太可能做到,现在的第三方认证大多数都是大公司,为了出口为了市场都垄断了。而使得有机产品成为了一种高价的奢侈品,虽然有了有机产品,但是农村的利益是不是得到保障了?不一定,也许十块钱中农民只赚一块钱甚至五毛钱。消费者很多的金钱都流入到了中间环节,所以消费者希望你的产品要真,第二价格要合理。这就产生了社区互助农业,原来叫做支持农业,现在叫互助农业,我觉得这也是对CSA的贡献,原来以我们买你农民的产品就是支持你了,还有一个不光是经济上的支持,农民在搞有机农业的时候,不喷农药、不用化肥的时候,那就是我们在对农民做贡献,因为我们吃进去的蔬菜,哪怕是污染的蔬菜,我们看到农民打农药的时候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所以我们吃有机产品的时候我们也是在支持农民,倒过来是不是农民也在支持我们,满足我们对支持生态、支持农业的需求呢?所以我们要习惯性把它叫做社区互助农业。
    另外我们感到社区互助农业和参与式保障体系,是比较灵活的、没有第三方认证严格到了出格的地步的活动,所以我感到它的灵活性也使它的生命力更强,看起来社区互助农业是一种全球化的议题,但实际上每一个国家都有本土化的方案,我们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也有很多有中国特色的有机农业,有中国特色的社区互助农业,有中国特色的参与式保障体系。这两者还有区别,参与式保障体系应该是社区互助农业的基础,社区互助农业是小范围的,而参与式保障体系是大规模的。社区互助农业一般不产品连带责任和利益,因为一个农户出了毛病我自己毛病,但是如果是参与式保障体系,有一家出了毛病其他都要牵连,所以是利益共享、责任共担。我们搞社区互助农业品种相对单一,究竟你是小面积的,不可能生产出那么多的产品来,而参与式保障体系更可以满足社会的需求。所以社区互助农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必定要考虑参与式保障体系,我们从基本没有概念到认识相对普及,我们只用了六年时间,从简单的社区支持农业到比较完整的社区互助农业,从只是民间自发的,到互相交流并成为一种趋势,而形成了一种力量,今天我们的活动就是一种力量的显示,就是一种趋势的表达。PGS和CSA都是目前为止官方没有认可的。主管部门应该积极支持PGS和CSA,而不是想方设法阻挠它。
我们下一步如何进一步推动社区互助农业的发展,和启动参与式保障体系,我们要争取政府监管部门的认可和支持,当然首先是不阻拦、不设障、不歧视,这还是要经过一定的努力,我刚才遇到了福建检验检疫局的官员,都表示出对于我们这些活动的支持和关心,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我们中国的参与式保障体系主要体系的形式是社区互助农业的形式,我归纳了一下有几种类型,有一种是示范型的,有一种是新型农民型的,有一种是回乡创业型的,有一种是下乡开拓型的,有一种是休闲农业型的。还有一种有一位房地产老板提出来的,想搞城乡统筹配套型的。另外还有一种大家提出来的,叫做参与式保障体系与第三方认证结合型的,台湾的一位嘉宾就是做这个的,他现在到处宣传第三方认证加参与式保障体系,他感到他的第三方认证不够有力说服消费者,所以他希望加入参与式保障体系,来增加有机食品的真实性。
    今天有一位是来自云南大学,搞松茸的,他也感兴趣,他的产品是出口的,他的产品是不是可以卖到国内市场,出口的话也可以讲,这个产品不但是第三方认证的,还要经过PGS内部认证,总的说来目前还有很多的CSA,你们搞了很多年还是没有盈利,还在长期投入,我是很敬佩你们的,你们是有理念的人,有理想的人,我们走的路大方向是对的,我们应该多交流,多吸取他人的经验和教训,所以我们今天的场合就是交流的场合。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是不是中国和国际的PGS还是有差距,我们的起点比较低,我们的系统比较低,地区性的组织也没有组织起来,国家性的组织也没有组织起来,另外我们语言交流的障碍也比较明显,毕竟我们不是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
    最后想一下我们需要做努力,中国的PGS和CSA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在世界产生重大的影响,应该成为世界有机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主管部门对这些东西还不太了解,因此有可能会成为限制其发展的一股力量,比如说现在不允许PGS自我认证的产品合法化,所以我们必须从多个方面向主管部门宣传和沟通,因为一定条件下消费者更相信PGS的产品。PGS接受度比较高,组织化要求高,但是难度也大,要搭建CSA和PGS交流的平台,我们不要都重头研究起,大家要搭建一个平台,这是一个很好的搭平台的地方。我们要力争政府的支持,政策技术和一定的经费支持,也不是不可能的。另外我们还要争取一些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和民间组织的支持,我很佩服这些组织者。永远把农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那是我们的根本,农民是一,后面都是零,你如果想搞PGS、CSA,一定要有规划,哪怕是小规模的也要做好规划,你有多大的规模,能不能卖掉你的产品,有多少消费者对你的产品感兴趣,这都是需要调查的,要有技术储备,不要打无准备之仗,出了问题才找解决的办法。另外一方面我们还要灵活处理各种关系,我们不要攻击第三方认证,我们不跟他们去争名分,我们争什么,我们要争我们的信誉,争我们诚信,争我们的市场,要跟他们互相促进,我们中国有机产品的市场是足够大的,生态产品的市场也是足够大的。我们要灵活地使用表达方式,如果你到市场上去,说这是有机土豆,马上管理者就来了,谁让你说这是有机土豆的,有认证吗?所以我们需要灵活一些,宣传我们的有机模式。使消费者一看就清楚。我们要鼓励WWOOF,我们中国也可以这样,境外的留学生来,也可以在各个省份交流,用外部的力量督促你、宣传你。
    我们参与式保障体系应该不断保障,并适应不同地区的不同情况,有中国特色的参与式保障体系,比如说我们的内部监管体系,参与式保障体系是大家合作的体系。我们加快与国际全面接轨的步伐,有可能的话要让PGS产品参与到国际贸易,能不能打造出中国特色的参与式保障体系,这就是在国际上领先的。石嫣是全球社区互助农业委员会的副主席,明年全球CSA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标志,说明我们中国的地位,有这个活动的时候都希望大家积极参加,我们应该鼓励消费者联盟,今天有一个众筹模式很适应这个,要形成地区的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联盟,最后是全国性的联盟。搭建地区平台,搭建全国和市场性的平台,要坚信我们的道路是正确的。诚信是社会存在的交流和基础,因此参与式保障体系和社区互助农业的发展是一种必然。(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上一篇:2015年11.17有机日,有机人大聚会... 下一篇:營商得法:創業實踐使命堅守信念推食生文化
共0条条评论     0 / 300
共0条
暂无相关评论!